康金龙:他“策划”了“最贵”策划人

2019-08-02 00:00

  人的潜力是无限的,人的信念是无价的,外界刺激有时也会将人的这两点品质激发出来。所谓的“不经一番寒彻骨,哪得梅花扑鼻香”是有一番道理的。困境会给你带来忧愁,但是也会让你在体验人生百态之后找到自己。

  高一之前,康金龙的家境还算过得去,不能说富足,但也称得上衣食无忧。但是后来父亲顺应“买断下岗”的潮流,放弃稳定的工作与朋友合伙开了个钢厂,却没想到创业失败了,而且背负了债务的压力。康金龙的人生瞬间逆转,“周边的人对家人的看法发生了改变,那时遭遇的人情冷暖,就让我下定决心一定要干点什么。”

  离开家乡独自赴京求学,没有被生活打败的他,开始了自己的拼搏历程。大一期间他就开始兼职,“一开始我应聘一家公司,他说我交钱之后会帮我找工作,没想到的是我的工作就是帮他发传单,继续招聘大学生。一个月后我到公司去领工资,却发现公司已经不在了,而且有很多人都去找说法,那时候才知道自己被骗了。”

  之后康金龙也想着寻找适合自己的兼职工作,但要么不靠谱、要么不被录用,最终他放弃了找工作的念头,一心想着自己做点什么。“有一天,我无意中在报纸上看到2002年日韩世界杯策划活动,觉得这件事情是可以做的。但到现场一看,最便宜的1万的摊位在最里面,几乎没有顾客关顾,而中心展位需要10万块。后来听周边的人说,就算有摊位,桌椅板凳也很贵。”

  选择放弃就不是康金龙的风格,况且他也不允许自己好不容易得出的创业火花熄灭。就在这时候,他突然想到:“看世界杯,喝啤酒是必不可少的,如果平时路过的燕京啤酒厂可以提供一些赞助,那完全解决问题了。”心动不如行动,康金龙顶着酷暑独自前往啤酒厂去洽谈。“啤酒厂的门卫态度极其冷漠,不让我进。足足等了两个多小时才见到负责人,经过一番交谈,他同意提供桌椅板凳,我帮助他销售啤酒,而且当时燕京啤酒正想借助日韩世界杯来宣传品牌,于是我就获得中心展位了。”

  在大学的创业经历,让康金龙充分认识到自己的策划能力非常强,这项能力在他之后的创业经历中起到绝对性的作用。

  要做就做最好

  抱着“要做就做最好的心态”,康金龙在大学三年级开始他的正式创业,东拼西凑10万元,在中关村地标性大厦里面租了一间办公室。一方面,我们想做一家最好的公司;另一方面,避免让客户认为我们太年轻,从而产生我们实力不足的感觉。虽然公司很高大上,但其实我们已经没有钱解决衣食住行的问题了。所以干脆在公司里面吃睡,白天办公,晚上就睡地板,一天三顿都是挂面加榨菜,连续吃了近半年时间。”

  康金龙把公司定位在教育行业做互联网推广服务,有了发展的主体方向,他们就策划了第一个教育展活动。他们先是给当地教育机构致函,“告诉他们,我们推广的教育培训机构有北京一些知名学校参与,教育局当然表示非常支持。”得到教育局的支持后,康金龙和他的朋友就积极联系各大院校和其他教育培训机构。虽然名校和一些大型教育机构并没有参与进来,但有些教育机构看他们如此年轻,而且很有魄力,又懂得互联网营销,也就慢慢相信他们的实力,和他们建立了合作关系。就这样,创业的第一枪打响了。

  “当时互联网才是刚刚兴起,我们也只是稍懂一些,而其他教育机构里面的人就更加不懂了。我们主要在新浪、搜狐这样的门户网站上做广告,当时客户并不要求包装精美,只想让更多的人看到。我们在做广告的时候,就会根据消费者的痛点诉求,让广告更加直观扎眼,采用精炼的的广告文字以及突出的色调来吸引人。因为当时流行的是’脑白金’式的广告,越简单粗暴的广告,效果反而会更加好。同样的位置,我们做的广告就比其他家做得更精准。而且我们很了解广告公司的运作模式,不仅降低了广告的成本,还争取了不少的广告位置。我们当时和7家教育结构展开合作,涵盖各个教育品类,在那几年通过网络营销策略,只要打开新浪、网易、搜狐、百度等网站,看到教育相关内容,都能看到我们的宣传页面。营业额就从第一年的480万做到第二年的1000万,我赚到了互联网红利的第一桶金。”

  压得越狠,反弹越大

  “单纯做推广机构盈利项目就是那么多,如果我们也做一个教育机构,是不是会更赚钱。”年轻有热血固然是好的,但是当时的康金龙已经被骄傲自满的情绪所包围,认为他看清了教育机构的运营模式,但是他却忽视了自己的精力有限和周边人“蠢蠢欲动”这两个问题。

  “2005年我们就开始拓展业务,投资一家教育机构,第一年很顺利,第二年开始扩大规模,租了一个400亩的园区。为了体现实力,自行投资修建了教学楼、学生宿舍,很多都是以借款的形式签订施工合同。第三年底发现公司不仅没有盈利,反而欠下1800万的债务,根本无法继续投资下去。后来才知道我的一位合伙人伙同外面的人企图架空公司,然后将这个项目转卖给另一家教育机构。还有一位负责财务的工作人员擅自挪用公司现金200万。最终,一个被通缉,另一个已经在监狱里悔改了。”

  盲目自大,对工作没有做到亲力亲为,野蛮式管理让康金龙事业陷入谷底,2008年将公司转让出去,但仍然有200万的个人债务需要偿还。朋友的出卖背叛,负债累累的境遇让他再一次体会到创业的艰苦。

  后来他只有晚上11点跑完步才能睡得着,官司、债务等问题让他十分困扰。不过这段经历让他不仅认识到自身的问题,也体会到内部管理、系统模式、创始团队以及股权分配对企业发展的至关重要。因为人的念想可以轻易改变一个人以及他的事业走向。

  之后康金龙又从头开始创业,做过互联网、电视节目、品牌活动以及影视推广等很多项目。后来经朋友介绍,与东田造型品牌达成了合作,为连锁门店及化妆培训业务做品牌营销推广服务。他还在北影厂运作了影视产业基地,并参与影视剧、广告片的策划、制作,参与联想、汾酒、贵阳城市宣传片、贵阳银行等品牌的推广。最鼎盛时期,公司占地2000多平米,也就是那段时间,他还清了之前的全部债务。

  “看成败人生豪迈,只不过是从头再来”,用这句歌词去形容当时的康金龙再合适不过了。其实他属于“皮球人”,压得越狠,反弹越大。对于他来说,挫折只是他走向成功的“先决条件”。

  始终在思考中前进

  很少有人会把自己的失误完全地呈现在观众面前,他们只想掩饰自己的失误,放大自己的成功。而康金龙将自己创业的经历客观地呈现在大家面前,甚至剖析自己的不足,这是一个成熟的人才会做到的行为。

  “我很享受一个人孤独地在不同的城市里行走或者漫无目的的开车,这会让我思考很多,比如我是谁,我要做什么等。在这个过程可以静静地寻找自己的方向及定位。我现在每年都会读上百本管理营销类图书,这其中给我启发最大的是《易经》,我认为易经就是营销的根,它是一本科学著作,讲清了宇宙及自然规律。在营销中,核心就是了解人性及商业规律,根据人的不同诉求而采取不同的方案。而且它用古时算法的形式,去推演事情的发展。用一个词来形容商业的核心逻辑是‘务虚做实’。‘虚’就是品牌价值,‘实’就是出售的产品,只有把品牌的价值通过‘文化情怀以及情绪共鸣’体现出来,才能进一步地达成销售的商业目的。”

  即使现在已经是各大知识分享平台营销行家了,康金龙也没有停止自己的学习路程,还是会定时参加许多商业品牌研究课程与讲座。期间,他接触了很多人,“我认为每个人都对我有帮助,因为每个人的‘德行、格局、倾听与表达’都不尽相同,只有与每个人相处,才能提升自己的能力。”

  找准自己定位,与高人为舞

  “想成为什么样的人,就要找到他,跟他发生某种关系,要么为他做事、要么跟他合作、要么拜他为师”,这是康金龙常讲到的,也是他创业遵从的法则。康金龙的知识体系里有“五维”商业逻辑,简单说,一维商人卖是看得见摸得着的产品;二维商人卖感知到的产品;三维是无形的,例如电商;四维是卖未来,也就是资本思维;五维卖的是文化思想、魅力信仰,也就是品牌,它可以高于一切。轻资产思维讲的就是提升维度,提高我们单位时间与精力的产值。

  从职业发展角度,最高级的品牌策划人一定是最上游的。康金龙在创业路上一方面不断提升他自己的能力,更多时间是在冥想思考成为什么样的人。就在他实体事业发展到一定高度时,遇到了时尚策划人“阿收”老师,阿收老师对事业和生活的理解是常人难以企及的,不仅仅是事业成功,更是可以诠释生命存在的意义。就在这时康金龙想接近这位“高人”,想与他链接。

  正是这样的决心,让他毅然放弃近2000平米的重资产实体,寻找各种机会接近阿收老师,成为具有轻资产思维的品牌策划人。先是通过朋友在线上与阿收老师互加好友,从他的微博微信了解与学习。学习他坚持每天做总结、分享的内容。康金龙自己也开始尝试着总结文字内容,但发现阿收老师不仅是文字总结更配有各种场景下的高逼格的视觉内容。为了与其保持同步,索性决定只发同一张“红色衬衣”的照片,竟然连续发了两年,直到被阿收老师“看到”。

  正式的深入交流是2016年,那时康金龙在知识分享平台小有成绩,并主动跟阿收老师分享了知识分享平台的价值及意义,提出了“价值共享”、“品牌影响力共享”的概念。这时康金龙才有机会与阿收老师深入沟通。记得有一次在阿收老师价值千万的兰博基尼车内竟然聊到凌晨三点,就是这次深入的沟通,初步被阿收老师接纳,并开始了接下来的大秀中国、时尚TOP品牌学院项目的落地。到今天,康金龙也成为了时尚TOP的品牌智囊导师,完成了由低维度重资产思维创业者向更高维策划人身份的转型。